Esther/鵺

像你的眼里一切,深邃而静谧,泛着银光和夜间的龙马车水,霓虹灯火。

是最近的沙雕摸崽崽
我爱小男孩。

The beauty of Qingdao♡

考完试了来放飞自我!!

青岛随便一个地方都太美了呜呜呜

她是个爱笑的姑娘,虎牙和梨窝都很可爱。
她是个爱玩的姑娘,总是不知从哪里掏出小风车递给身边喧闹的孩子们。
她是个安静的姑娘,喜欢在薄荷绿的手账本上写画每日的所见所闻。

I used to love you†

I love you now‡

I will love you forever♥

青岛不是个浑身带着大金链子的摇滚老大妈。
↑(来自gay蜜的脑洞

p1-5是相泽三三!!

p6是素材x(原图

呜呜呜我刻不出他千万分之一的好啊!!

我有双假手)

佛系)

来来来我们一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顺带吸消太xx

【我英乙女】相泽消太x你 缺乏合理性。(2)

-相泽消太乙女向!慎点!

-(1)的传送门在评论!!!

-ooc属于我!美好帅气属于相泽三三!

-中间三三突然知道你喜欢他很突兀对吧xxx所以我打算补一篇三三视角!至于什么时候完成就不知道了QAQ

【那孩子真是拼了命的在保护你。】

你醒了。温暖柔和的阳光洒在脸上,舒缓温柔。可你却感到些许不安。

你有些吃力的撑起身子下了床,低头回想起当时相泽老师为了学生们而身受重伤的样子,心口隐隐作痛。恍然间撞上了眼前结实的胸怀。

「喂喂……走路不看路的吗。真是缺乏合理性。」

熟悉的声音。你遂声抬头望去,对上了满脸绷带下的那双充斥着懒惰的眼。

『相泽老师!』
语调上扬,你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不知是吓得还是什么。

「别喊这么大声。是见鬼了吗?」
依旧是那懒洋洋的语调,无所谓的神情。
你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泪水决堤般的涌出,滴落在地上。像是卸去了所有盔甲的小猫在抽泣着。

怎么就哭了呢。明明好好的站在这里。
右眼眼窝粉碎,即便痊愈也会有后遗症。
要是能早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别哭了。保护学生是老师的责任。」
你看不懂相泽消太绷带下充满血丝的双眸。
「还有…虽然你救了我。但是这样的行为,还是非常的缺乏合理性,太冲动了。」
相泽消太移开了目光,简单的教训了你几句便转身走了。

『对不起。老师。』
似乎有什么在心底扎根。
哦。
你喜欢相泽消太。
你的班主任。

————————第二天早上
「开始上课了。都给我安静。」
作为A班班主任的严厉此刻毫不收敛。即便无法使用个性也能让一班叽叽喳喳的鸡仔们瞬间安静。当然这是挡不住同学们诧异而又好奇的目光的。

台上的老师依旧是一身黑色战斗服和让人看着都觉得发闷的束缚武器。只是满脸的白色绷带和打了石膏的左臂些许瘆人。就算昨天已经见过了,但回想起在usj时的场景,寒意还是传遍全身。

「我没事。赶紧上课吧不要浪费时间。」
又是简单的让人窒息的无所谓,没人打算多问,

一上午的时间眨眼间从指尖溜走。
学生们喧嚷着走向食堂,你却推脱了丽日她们的邀请,在空旷的走廊上寻找着幽灵般的黑色身影。

『喜欢我?』
相泽老师的声音从头顶飘来,懒散的语调多了一丝不解。你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却像被人扼住了喉咙,发不出声。

『别开玩笑了。不可能的。在缺乏不过了…我是说合理性。』
像是确定了什么,没等你开口,相泽消太便掐灭了你的思绪。果然是不可能有的吗,就这样被拒绝了。你攥紧了衣角,却不甘心。

「不是的啊,相泽老师。喜欢你是我的事。就算知道不可能我也还是会坚持的,所以,相泽老师,对不起。我不会放弃的。」
你的脑子一片空白,不知为何竟然说出了这样愚蠢的话。
心里似乎有什么破土而出。

你不敢转身,害怕看见相泽老师的表情。
你不敢想象,害怕受到相泽老师的拒绝。
你不敢放弃,害怕一放手,他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这份喜欢,由我一人来承担好了。

「对不起。」
你又一次向身后的老师道歉,然后逃似的跑开,逃离他的视野。你停在了一处拐角,强烈的羞耻感接踵而至。
这次没有哭,很好。

还会有下次吗?
你这样问着自己。

【我英乙女】相泽消太x你 缺乏合理性。(1)

-“安莓”“莓酱”便是所谓的“你”啦!(不要在意这个随意的名字!人设会在后面慢慢补充

-个性:操纵直径1公里内所有金属。但是因为小时候动用个性而伤害了自己的父亲所以一直有所阴影。

-又是老套的usj事件请不要嫌弃啊—
-这只是个废话连篇的开头!!大概是个连载QAQ

        那个被唤作脑无的怪物以压倒性的力量将相泽老师压在坚实的水泥地上。熟悉的黄色护目镜碎成几块,散落在一旁。
        你从未见过平日里强势的相泽老师像现在这样无力。
        “莓酱!快走啊!”身边传来同学的低声催促。
        可你盯着从老师头顶流下的鲜血,动弹不得。这是小说中常有的。明明让你快走却还是傻乎乎站在原地什么都不做,结果导致两个人都没落得什么好下场。
        此时,你明白了。自己所在意的人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承受着你想像不到的痛苦,可你却吓得说不出话,甚至不敢动。
       
        真正的英雄在学生时代就留下了许多轶事,他们大多数会把故事如此归结「在思考前,身体就先动了。」

        当你再次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抬起了手臂。即便可操纵范围内的金属数不胜数,可你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也不知何为极限。你只是尽自己所能,拼命的将尖锐的金属一遍遍刺向敌人,还有那个叫做脑无的生物。
        效果甚微,却成功的将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可脑无的手却越发使劲的按着老师。

        “松开你的手啊!怪物!”喉咙深处流出无力的嘶吼。

        个性的过度使用导致身体的过度透支。可你知道你不能倒下。你要保护你所在意之人。
        接着,你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是你不愿看到的场景。相泽老师的左臂,以难以想象的程度向后弯折。

        『你都做了什么啊,废物。』
是你心底的声音。

       「辛苦你了!少女!接下来就不必担心了!」
是希望的象征—
       「因为,我来了!」
是欧尔麦特的声音。

这是你陷入黑暗前最后的记忆。

       

一波漫画里的相泽三三!!

他太帅了呜呜呜我爱他一辈子T_T